当前位置:首页 > 阳光在线资讯 > 正文

贾乃亮在与李小璐的婚姻关系中做错了啥

发布时间:2018-01-09 13:19:52 来源:www.rg6899.net

  最近几天被“璐出贾笑”刷屏了。很多朋友在感慨:李小璐有贾乃亮这种男神丈夫,为什么还会跟一个哪方面都比不上她老公的人出轨呢?

  我对娱乐圈的八卦通常毫无兴趣,但这件事情本身折射出很多经济学和心理学方面的规律,因此花了一些时间了解了这个事儿的来龙去脉。下面就从几个方面阐述一下出轨背后的动机和逻辑。

 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著名的The seven-year itch Theory,即七年之痒理论。

  “The seven-year itch”(七年之痒)这个词来自于一部1955年的电影片名,导演Billy Wilder,主演玛丽莲梦露。那张著名的梦露捂住被风吹起的裙子的照片,就出自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。据说在拍摄这段镜头时,几千人围观,梦露反复拍了40多次,让一旁探班的老公Joe DiMaggio十分不爽。

The seven-year itch,美国,1955年The seven-year itch,美国,1955年

  电影非常经典,片名被翻译为“七年之痒”之后,这个词竟成为汉语常用词,但婚姻危机的高发期,到底是七年还是四年,学界尚且争论不休。不过,每对步入围城的伴侣都有几乎同样的感受:在经历完热恋的炽热和婚姻的甜蜜阶段之后,婚姻会经历一段低潮期,很多人都有想打破牢笼的欲望,少数人会付诸实践,比如这次事件中的女主角。

  为了分析这种现象,我们用两个模型来量化整个婚姻声明周期。

  第一个模型:婚姻效用模型(Marriage Utility Model)

  第一个模型叫做婚姻效用模型(Marriage Utility Model),我们用一个函数U(t)来代表伴侣中的一方的婚姻效用变化,用大白话说,U(t)就是婚姻给一个人带来的幸福感随时间变化的曲线。

  “Utility”(效用)是对人的感受的一种描述,没有办法做准确的度量。你如果让一个人对幸福感打分,恐怕他也很难用一个准确的分数来形容自身的感受。所以我们在这里只关心“效用“趋势和变化,不关注其绝对数量值是多少。

  上图即为婚姻的效用函数,简单可以概括成:① 浪漫期:效用随时间不断增长;② 平淡期:婚姻总效用开始面临边际效用递减(De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),增速开始明显放缓;③疲惫期:由于各种生活,婚姻总效用开始缓慢衰减。整个过程会有反复和波动,但99%的婚姻符合以上曲线。

  以下文字粗略反映了婚姻总效用随着时间的变化曲线:

  女人18岁,你要骗她跟你睡

  女人28岁,不用骗她就跟你睡

  女人38岁,她编故事骗你跟她睡

  女人48岁,你要编故事骗不跟她睡

  在上述文字中,把女人换成男人,同样也成立。实际上,随着我国男人中年油腻现象越发严重,丈夫对妻子失去性吸引力,甚至远快于妻子对丈夫。

  但婚姻效用模型还不能解释The seven-year itch Theory,即“总效用”还不是出轨与否的核心变量,我们还需要对模型做一定的处理。首先我们来看比较下列两位妻子对婚姻的满意度:

  妻子A:丈夫去年收入10万,今年收入20万;

  妻子B:丈夫去年收入100万,今年收入110万;

  A和B两位妻子的丈夫,在过去一年均有10万绝对值的提升,如果纯粹按照婚姻效用函数,两者对伴侣满意度的提升应该是相同的,但在现实生活中,很显然是A的满意度会提升更多。引发这种不同的,就是边际效用(Marginal Utility)现象。

  事实上,在“出轨”现象,背弃婚姻的人更容易受到边际效用的变化的影响,而非总效用的变化(Feldman&Cauffman, 1999)。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抱怨“我对她/他那么好,偶尔太忙没顾上,怎么就变心了呢?”的原因。

  我们将“婚姻边际效用”用u‘(t)来表示,如下图所示,这本质上也是婚姻满意度函数。可以清晰的看到,婚姻满意度随着时间迁移,边际效用递减(De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),同时会存在一个或多个剧烈衰减期,如照顾刚出生孩子期间、经济拮据期间、婆媳矛盾期间等。

  但出轨通常并不在婚姻满意度的剧烈衰减期发生,如本次事件中的贾乃亮和李小璐,两者婚姻表面上看起来仍然甜蜜如故,即使李小璐对婚姻的满意度在缓慢下降,但并无“剧烈”的迹象。

  而且,常识告诉我们,即使婚姻边际效用不断降低,但出规率并没有随着夫妻年龄的增长而增加,多数婚姻反而不断稳固。所以,在这里我们需要引入“出轨”的第二个核心模型:转换成本模型。

  第二个模型:转换成本模型(Switching Cost Model)

  婚姻的边际效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下降,但某一项事物却随着时间而不断累积,那就是“转换成本”(Switching Cost)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出轨代价”或“离婚成本”,其包括以下几方面:

  共同的孩子

  社会的舆论

  资产的分割

  生活的冲击

  传统的观念

  我们用s(t)来表示Switching Cost随着时间变化的函数,如下图所示。通常“切换成本”随着时间线性增长,中间也会有迅速爬升阶段(如孩子的出生),也可能出现剧烈下降阶段(如孩子的成年)等。

  我们把“满意度”(效用的边际)和“成本”相加,就得出了婚姻稳定度(Marriage Stability)函数 h(t)=u‘(t)+s(t),如下图所示:在某段时间内,婚姻满意度的下降大于转换成本的上升,形成一个明显的波谷,这段时间即“N年之痒”期间。换句大白话说就是:在婚内感受到越来越少的幸福,而换人成本还没那么高,此时最容易出轨。

  以上即为婚姻经济学模型的全部内容:婚姻稳定度=效用(婚姻满意度)+约束(转换成本)。上述模型并非严格定量分析,事实上,每一对夫妻的婚姻满意度曲线和转换成本曲线均不相同,但整体符合上述曲线走势。

  我们需要数据来验证,我们不妨看一看著名偷情社交网站Ashley Madison的统计数据:

  1. 约三分之一的Ashley Madison用户在他们的婚礼后的3-5年寻求他们的第一次婚外情;

  2. 约四分之一的Ashley Madison用户是在他们孩子离家上大学的那一年注册了偷情账户。

  因此,婚礼后3-5年和孩子成年离家这两个时间段,是出轨的高发期:前者是由于婚姻满意度的下降速度快于转换成本;后者是由于孩子成年引发的转换成本急剧下降。两者大致与我们的模型相符合。

  有了经过验证的模型之后,下一个话题就很容易探讨:如何防止出轨,以及贾乃亮和李小璐的问题出在哪儿。

https://s22.cnzz.com/z_stat.php?id=1264567908&web_id=1264567908